您的位置: 主页 > 中医 >

谢槐庭:60年前乡村传奇中医的发展之道

  

谢槐庭:60年前乡村传奇中医的发展之道

  

谢槐庭:60年前乡村传奇中医的发展之道

  

谢槐庭:60年前乡村传奇中医的发展之道

  

谢槐庭:60年前乡村传奇中医的发展之道

  这条古街不长,只有七八百米,最大的特色就是码头,在旧时代交通极其不便时期,南方又没有马车,更没有汽车,所有的重大货运全靠码头下来,然后是挑夫。

  外公自解放后起,直到1980年正式退休,三十多来年都是江西于都曲洋国药店的驻店中医师,外公传奇中医的名声就是在这里创造的。

  刷脸其实任何时代都存在,同样是老中医,一个形象好的一定能让患者得到更多的信赖。家境殷实,出生于中医世家,解放前二十几岁出任小学校长,一辈子不沾泥土,典型知识分子形象的外公谈吐儒雅、气质不凡,加上他精湛的医术,让找他看病的人都没失望。外公精湛高超的中医水平后来得到县里父母官的承认,并被推荐为第五届县政协委员,对一个乡下国药店的普通中医师来说,这是非常罕见的。

  2017年8月5日,是外公和外婆骨灰合葬在赣州的第二天。其实外公、外婆都是90之后去世的,属于真正的高寿,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哀伤,更多的是怀念。

  所以,在昨天我特别写了些当时的感想,并把之前写的怀念外公的文章再找出了,略做小修改之后再发了一遍,当做在特殊的日子对外公特别的怀念和深深的思念。

  我因为不懂规矩,所以没有特别为外公、外婆制作“墓志铭”,我刚查了一些百科,对于墓志铭,是这么说的:

  1966年左右,一个乡下的小男孩,只有七岁左右,因为拉痢疾,前期家人没有重视,后面当地的医生治疗不当,背来找外公时,小男孩已经奄奄一息,肛门都拉的扩张、松驰了,随时随地流出白的、黄的、黑的液体……

  一个星期后,小男孩好转,回家一个月后小男孩康复未留下后遗症,成年后还参军当兵了。之后听说这小男孩是兄弟几个中对长辈最孝敬的,偶尔还念叨:小时候要不是槐庭先,我可就早死了……

  随后,这个故事像插上了翅膀,经由街坊之口,再借挑夫和船工之口,口口相传,说曲洋国药店有个姓谢的中医师是个神医,有起死回生之术……从此之后,每年都有好多病入膏肓、频临病死亡的患者抬来曲洋国药店找外公求救治,外公的医术也确实越来越高超,虽做不到个个起死回生,但也确实救活了很多危重病患。

  对于墓志铭的形式——石刻,那是应该古代只有这个保存形式是相对永恒的。今天已经进入了数字时代,土葬也改为烧成灰了,其实一烧成灰,就没有任何DNA信息了,从生物意义上来说,已经完全没有可能像之前的一些新闻,把曹操的墓挖出来,如果还能找到他的骸骨,可以通过DNA检测出他和现在他的子孙后代的DNA遗传基因的关联性。

  至于中国最后的一批乡绅是好是坏,再过几十年,历史会重新给出新的评价和定义。

  好文章哪有那么多的固定格式?当然,我是写不出好文章的,毕竟我最初只是写文案起步的,不属于有文字灵动和天赋的人。但我到了今天最起码知道了,好文章,没有那么多固定格式,甚至很多好文章,你很难用记叙文、议论文、应用文去归纳和归类,不过这些不会写文章只喜欢归纳总结归类的人,又把它归出一类新的文体——杂文。

  所以,曲洋的码头是旧时代于都县的重镇之一,曲洋繁忙的码头是百岁老人们共有的美好回忆,而码头走船的船夫和挑夫都是各种传奇故事的重要推手。

  五十年代的中国,刚刚解放,之前长时间的战争,山河破碎,百废待兴,究竟应该怎么最快的建立和建好新中国?毛主席在很多方面的决策确实堪称伟大,其中覆盖全国农村的医疗保障网络应该是前无古人的伟大功绩。

  “都已经被卫生院判死刑了,又不可能转县里了,我不接,病人不一点希望都没了……医学上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我会付出120分的努力。至于敢不敢,怕不怕死人,会不会被传染……学了医就不应该这样考虑问题,病人都是一样的,都需要医治,不能带有色眼镜来看。至于传染性的疾病,医生要学会保护自己和他人不受传染就够了。至于死人的问候,医生更不应该怕,救死扶伤、看病救人是医者本分呐”。

  等到了多年后的今天,我才明白,外公是解放前最后一批乡绅的代表,只是因为历史的原因,时代的背景,曾经在特殊的时期被彻底的打倒了。

  曲洋乡隶属江西省于都县。曲洋之名源自于一条通过弯弯曲曲穿过其境的江,是贡江的中上游。而贡江又是穿越整个江西境内最重要的河流——赣江的两大支流之一。

  小时候读书时,很不喜欢写作文,尤其不喜欢应用文,对于各种应用文的规矩和范本,实在是头大的事,直到今天,对于很多应用文的固定格式和规范用语,也还是一知半解的。

  所以外公的名声越来越大,有很多县里当官的直接派车请外公去看病,也有的回家乡时悄悄找外公看病,考察外公的医术。

  赣江正是由于都顺流流下的贡江在赣州的八镜台与源自上犹的章江交汇后,成为赣江(赣字的由来),两江交汇后的赣江自南向北浩浩荡荡的向南昌奔流而下,穿越江西全省(江西简称“赣”的由来),最后在九江与长江再次交汇……

  “爸爸,您为什么愿意接收那么多危重病人?卫生院都不收的,您真有把握都治好?”

  而对于从去年撰写了几篇关于外公的小文章开始,内心除了很多的怀念之外,其实也确实想把外公在持家、德行、学向、技艺(医术)、政绩、功业等方面做一些阐述,让我的后人们知道,他们的祖上曾经有过一个出色的人物——一个传奇中医——谢槐庭。

  外公谢槐庭,从曲洋国药店一名普通的中医师,到后来成为名动四县(于都、瑞金、宁都、兴国)的传奇老中医。而且还经常被县里的官员点名去看病,多次被省市县级媒体报道,更被推荐为第五届于都县政协委员。在那个资讯传播手段落后,媒体不发达,仅仅靠口口相传,外公是如何如何做到的?是靠什么成为传奇中医的?

  确实像外公说的那样,不管是当官的还是穷人,对待病人都一视同仁。有一个病例,母亲至今仍印象深刻:

  记忆中,曲洋古街是一条优美的大街,街的一边是依着弯弯曲曲的曲洋江而建,古时候的人们对生态保护有一种直觉,河边有很多古树,很多歪脖子巨大树木都快探到江水了,每到夏季,特别多淘气的孩子从树上往江中跳水游泳,非常非常的古朴和优美,街的另一边当然只能是商铺了,街的尽头是曲洋卫生院的所在地,街的中间,距离三四百米的临江两个大铺位就是曲洋国药店的所在地。

  那时候的人们非常质朴,救不活,认命;救活了,全家人都对你千恩万谢,感恩戴德。绝对不会出现现在的医闹事件,病人对医生是百分百的信任,是真的把性命交给你。

  墓志是存放于墓中载有死者传记的石刻。它是把死者在世时,无论是持家、德行、学向、技艺、政绩、功业等的大小,浓缩为一份个人的历史档案,以补家族史、地方志乃至国史的不足。墓志铭包括志与铭两个部分。

  再后来,省市县多次媒体采访报道过外公中医医术高超的事迹。随着时间的推移,外公终于在解放初期那个零广告年代,仅靠口口相传、短短数十年就成为名动四县的传奇老中医。

  (虽然外公在文革时期备受折磨,悬梁自尽差点死去,但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医疗布局堪称神来之笔,毋庸置疑。)

  (备注:我的上一篇文章讲的名动三县,后来母亲告诉我,其实外公在兴国也很出名,就是后来外公到银坑定居后,兴国和银坑很近,外公在兴国的名声也越来越大了。)

  而外公的不管是在为人处世、治病救人,还是古文功底,或者是个人修养和气质,当然也是完全当得起这个称呼的。

  外公不仅收了,还把小男孩用一块木板,斜架在母亲在国药店当学徒时宿舍的床边,头架床沿,脚架小木凳,凳下一个脸盘,随时接脏水……这是母亲记忆中,世间最恶心、最腥臭就是这个病症给她刻骨铭心的记忆。

  原来,最初的应用文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和固定格式或者规范用语,最初都是一些有天赋的人写出来一些让人非常震惊和钦佩的好文章,到了后来,有同样感触的人,也顺应目标读者(商业文案中叫“目标受众”)类似心理需求写出了类似的文章,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类应用文的相对固定格式就基本定型了下来。

  外公在曲洋国药店上班期间,很多街坊邻居有病都找他看病,每每都是药到病除。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病患从村里到乡镇赶集看病的人,也慕名来找外公。慢慢的,外公因为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和急慢性病而声名鹊起。

  今天的人们生活在大城市,交通便捷,生病都往大医院跑。在刚刚解放的五六十年代,乃至八十年代前的相当长时间里,国人大部分人生活在农村,交通闭塞,连自行车都是绝对的奢侈品,大病小病都只能找村里的赤脚医生看病。只有赤脚医生解决不了的病重患者才会送到乡镇卫生院。卫生院治不好时,只有少数人才有送到县医院的机会,大部分人都等死。

  所以,在外公、外婆骨灰合葬之后的第二天,我再次把之前写的关于外公的一些文字发出来,以此纪念和深深的怀念我亲爱的外公——谢槐庭、外婆——邱素贞。

  50年代初期,有一位严重的肝病患者,因为之前确实拖延时间太久,太严重了,卫生院束手无策,又怕传染,卫生院让家属尽快带患者回家准备后事。一家人正在绝望之时,来了一个亲戚,因为之前一场大病被谢槐庭医师给治好了,所以说了句:“你们还是把表哥抬到国药店的谢槐庭医师那吧,说不定他能让表哥起死回生……”

  以当时贫瘠的国力,用最快速度,以乡卫生院(西医为主)+乡国药店(中医为主)+乡下每村必有赤脚医生(中西医+草药结合)这三种医疗方式相结合,迅速覆盖全国的每个乡村,迅速地消灭了梅毒、结核病、麻风病、瘟疫、痢疾等世界性难题,中国农村人口的平均寿命得到大幅提高。

  当年的每个乡镇一般只有两家医疗机构,一家是国家重点扶持的卫生院(全民所有制),一家是国药店(集体所有制)。一般来说,全国绝大多数的国药店(中药)都属于边缘配角地位,卫生院才是绝对的主角。但是在曲洋,由于我外公谢槐庭的存在,从四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三十年多年间,卫生院和国药店像是擂台上的擂主,各有所长,相得映彰,在不同的疾病治疗领域各展所长。

  儿时记忆中,很多年长的病友都亲切称呼外公为“槐庭先”,用赣南乡下的客家话念出了,特别的亲切。“槐庭先”应该就是槐庭先生的意思吧。至于乡下的农村人为何有这么儒雅的称呼,我也没有特别问过外公,有可能是对医生的尊称,也有可能是因为二十几岁外公就是小学校长的缘故,很多病友之前就曾经是外公的学生,后来旁人听多了,也就跟着叫开了。

  也就是说,其实应用文最初是没有固定格式的,或者说同样的应用文,到了后来也不一定非要有固定格式。但遗憾的是,我们小时候的很多语文老师自己的文章写的都非常臭,甚至根本没有领会到文章之美,只能照本宣科的教我们,记叙文应该怎么写,议论文应该怎么写,应用文应该怎么写……其实,这些固定格式,只会扼杀有文章天赋者的兴趣和爱好。

  (我不会写标准的墓志铭文体,也就不为难自己专门去考究志怎么写、铭怎么写了吧。)

  作为赣水的重要支流贡水上游之一自宁都而下,穿越曲洋,曲洋古街正是依码头而兴,一条围着弯弯曲曲的曲江水而建的一条古街,是名曲洋。

  几十年来,外公作为一个国药店的住店中医师,经常救治卫生院都不收的病危患者,母亲曾专门问过外公:

  这个患者后来住在街边的一个亲戚家,外公每天调整用药处方,一个星期后,可以下地行走,两个星期后,回自己家,一个月后大为好转,三个月后黄疸尽去,半年后可以下地干农活了。

  不过,等到了工作之后,因为工作的关系,不知不觉的从事过广告文案的职位,也撰写了不少文案,等到了撰写文案的数量达到十万级之后,才逐渐明白,其实商业文案就是应用文的一个分支,再后来理解应用文就有了不同的角度。

  我的母亲生于1948年,自母亲记事起,外公就在江西赣州的于都县曲洋乡国药店当中医师。1963-1968年,15岁的母亲开始到国药店做学徒工。这5年间,是母亲真正近距离接触到外公是怎么看病的。1968年学徒出师后,母亲回乡下成了当地一名年轻的赤脚医生。

本站文章于2019-10-16 14:53,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谢槐庭:60年前乡村传奇中医的发展之道

Tag:


标志 > 三叉神经痛的治疗,中医治疗三叉神经痛,三叉神经痛的症状-沈阳市长城医院

医院| 专家| 中医| 医保| 门诊| 医陪| 体检| 诊所|

网站备案号: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版权所有:三叉神经痛的治疗,中医治疗三叉神经痛,三叉神经痛的症状-沈阳市长城医院

Tag标签 网站地图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

Copyright 2015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